一汽集团中文网

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车界资讯

贾跃亭要踢许家印出局 FF南沙工厂未完全停工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0日 来源:南方都市报 [ ] 打印 视力


  2018年1月9日,这是恒大正式宣布与贾跃亭“联手造车”后的第105天。

  今日(10月9日),在恒大法拉第未来南沙的工地,部分工人仍在现场作业。但周边的村民已经察觉到,这个此前热火朝天的工地,因为“贾跃亭欲将恒大踢出局”,发生了些微的变化。

  就在半个月之间,恒大还花了145亿元入股广汇集团,提前为新能源汽车的销售铺平道路。而如今,贾跃亭欲撕毁协议,让恒大此前的一切布局陷入了尴尬的境地。而对于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这家原计划要在2019年初实现量产的车企而言,最现实的是先解决眼下的麻烦。

  蜜月开局

  即便就在3天前,许家印与贾跃亭之间的这笔“婚事”,还羡煞旁人。

  恒大入主FF,是从2018年6月份才正式宣布的。但事实上双方的接洽早在2017年底就已经开始了。

  据了解,恒大旗下的时颖公司,早在2017年11月30日就与贾跃亭控制下的FF Top公司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时颖公司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而且恒大方面在2018年5月25日,就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以支持FF新能源车的研发与量产工作。

  贾跃亭在获得恒大的首笔8亿美元后,似乎已经将梦想照进现实,“造车”显然加速。

  今年2月,FF完成汉福德工厂的清理工作,3月份完成翻新、修复,并且安装了一批常用基础设备。5月底,第一批长周期生产设备安装,照明、通风等设施也一并安装,并且正式获得汉福德市颁发的生产许可。

   到了9月底,FF 91首台预量产车从亚利桑那州的测试场回到洛杉矶总部。FF近几个月在中美多地陆续组织缴纳订金用户鉴赏FF 91,亦获得大批订单。

  值得关注的是,早在今年的4月份,南沙区出让万顷沙保税港加工制造业区地块时,唯一竞拍企业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以底价3.641亿元拿下该地使用权。这家公司背后的股东正是FF。

  中国总部

  事实上,早在2017年7月5日,贾跃亭在乐视爆发危机远走美国后,“下周回国”就成为了他在网上的个人标签。供应商催债、股民呼唤、证监局点名,都没能唤起贾跃亭的响应。最终,其被司法部门列入到了失信执行人名单中,成为了传说中的“老赖”。

  对于不回国的原因,贾跃亭一直称是忙于造车。“显然在那种环境下,贾跃亭不可能有资金在广州南沙拿地,可见当时拿地的资金来源就已经是恒大。”一位接近FF的人士透露。

  后来,一纸公司更名的信息,也印证了该人士的说法。7月24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FF在广州成立的公司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

  记者了解到,当时南沙区万顷沙地块出让时,就设置了严格的标准,要求竞买申请人须在南沙设立项目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车辆工程的技术研究、开发;汽车零部件及配件制造、销售;汽车销售,完全符合FF的业态。

  而且地块还要求,竞得人须在竞得土地一个月内引进具备国际一流纯电动汽车研发制造水平的纯电动汽车组装项目。

  随后在2018年8月7日,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本为20亿美元,注册地址也在广州市南沙区,与恒大法拉第未来广东公司同属一地。作为法拉第未来在中国的运营总部,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将全面负责法拉第未来在中国的技术研发及所有生产经营管理。

  关系破裂

  南都记者了解到,就在国庆节之前,恒大方面依然对与贾跃亭之间的这桩“婚事”信心十足。

  9月21日,恒大法拉第未来刚刚在广州南沙设立汽车销售公司,名称为“浩俊生活服务(广东)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家庭服务、汽车零售、汽车销售、技术进出口等。

  9月23日,恒大又宣布以接近145亿元的资本入股广汇集团,成为该集团的第二大股东。要知道,广汇集团已连续三年成为中国最大的乘用车经销商集团。恒大入股广汇,是为新能源汽车未来的销售、服务做好准备。

  但到了10月7日,作为恒大收购FF的主体,恒大健康的一纸公告,却透露出这桩“联姻”已经破裂的消息。

  公告显示,按照此前的协议约定,恒大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但在2018年7月份,贾跃亭提出恒大此前已经支付的8亿美元资金已经基本用完,要求提前支付下一笔7亿美元。后恒大与合资公司和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可提前支付7亿美元。

  恒大方面表示,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并剥夺恒大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如果相关的仲裁诉求得到支持,那么“剥夺融资同意权”意味着贾跃亭可以贱卖合资公司的股份,那么恒大在合资公司中的股份就会被摊薄稀释;而撕毁协议则更加简单直接,等于贾跃亭可以直接将恒大踢出局。

  如此一来,无论是恒大此前为了解决新能源汽车未来销售问题而花145亿元入股广汇集团,还是目前在建的FF南沙工厂,都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现场:未完全停工

  昨日上午10点,南都记者到达FF南沙工厂入口。此时原本是工作时间,但看到遥远的打桩机并未全部开工,只听到一些机器工作声响,仍有部分工人在作业。工地相关人士表示,现在工厂还在施工状态,并未停工。

  “从上半年开工至今,每天清晨6点左右到晚上9点,打桩机每天轰鸣声不断,周边泥头车也很多。但是这两天,也就是从昨天开始至今天,好像动静小了一些。”住在工地旁的村民冯先生告诉南都记者。随后,正在修水泥小路的另一位村民也表示,这两天新闻也都听说了,但不知道有没有停工。

  值得注意的是,当地的平安社区居委会就紧挨着工地,从办公室可以直接看到工地情形。其负责人介绍,工地前身是珠江华侨农场,居委会一直做的是收集村民意见,并且帮助村民和工厂之间沟通。

  据介绍,在今年6月份一次大雨,工地水倒灌浸泡了村民位于低洼的屋舍,当时工地也按损失程度补贴了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

  南都记者了解到,该地块在此前出让时还规定,竞买人需在土地移交之日起1个月内动工开发建设,24个月内建成投产。而如今恒大与贾跃亭之间的纠纷,也为该地块能否按时投产蒙上一层阴影。

  按照此前恒大法拉第未来的十年战略规划,计划在中国华东、华西、华南、华北和华中地区,建设五大研发生产基地。十年后,年产能计划达到500万辆,FF91、FF81等多系列多车型产品面向全球市场,覆盖高端、中端及入门级,打造互联网智能出行生态,全面满足快速增长的不同市场需求。

  争议:是否达支付条件

  南都记者了解到,目前恒大与FF原股东贾跃亭之间的争议,主要在于目前是否是否已经达到第二笔款的支付条件。

  恒大方面表示,贾跃亭提出要提前支付的7亿美元后,2018年7月恒大与合资公司和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可提前支付7亿美元。

  然而法拉第未来公告中表示,法拉第未来及其CEO贾跃亭遵守了2018年7月协议中规定的责任和全部要求。但恒大健康未能在最初支付的8亿美元资金之外再支付额外的资金,并阻止法拉第未来接受其他投资,此举是想获得对法拉第未来中国及其所有资产的控制权和所有权。

  值得一提的是,在恒大的公告中,指责贾跃亭操控董事会来“对恒大提出仲裁”。而贾跃亭却在回应中称没有操控董事会来“达成补充协议”,并未就是否操控董事会提出仲裁做出正面回应。

  从目前公开的信息来看,双方均未透露当时约定的“支付条件”,尚待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做出仲裁。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贾(贾跃亭)可能是知道明年第一季度量产很难实现,按照约定会出现权利反转,所以提前反悔、企图撕毁合同。”

  南都记者了解到,尽管恒大早已超越贾跃亭,成为FF的第一大股东。但是按照之前许家印投资FF时签订的AB股制度,恒大的股份“一股一票”,贾跃亭为代表的原股东所持股份“一股十票”,因此目前贾跃亭仍具有FF公司88%的投票权。

  当然,当初恒大方面给贾跃亭充分授权的同时,也提出了附加条件:2019年第一季度量产目标无法达成时,恒大将收回贾跃亭的特别投票权。业内人士称,若贾跃亭等人无法在2018年底之前兑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之承诺,即视为对恒大的违约情形,而FF的实际控制权,也将转到第一大股东恒大的手中。

  “没了乐视,如果又没了FF,‘下周回国贾跃亭’真的有可能变成‘一无所有贾跃亭’。”业内人士评论表示,贾跃亭10月3日提出仲裁,要将恒大踢出局,不排除是贾跃亭在难以如期兑现量产承诺、可能失去控制权的背景下走的一步险棋。

  恒大方面认为,在已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的情况下,贾跃亭所提起的仲裁严重伤害了恒大方面以及股东的权利,恒大方面已经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恒大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保障公司及股东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