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集团中文网

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汽车人】徐留平北上这一年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20日 来源:汽车人 [ ] 打印 视力


  9.18改革后,中国一汽的“精气神”正在以看得见的速度改观。不仅是红旗获得新动能,整个集团上下都深受触动。重拾“共和国长子”荣光,站到国内一线车企竞争前列,徐留平和中国一汽正在为之全力奋斗。

徐留平北上这一年

  2018年9月18日是中国一汽进行组织架构大改革一周年。去年的这一天,其震动程度,令很多一汽人至今印象深刻。彼时,位于东风大街2259号的一汽总部会议室中,正在召开一场关乎每个一汽人职业命运的关键会议。

  “突然间,集团从高级经理到中层管理人员,大家发现,自己失去了现有的位置。”时隔一年后,一位在现场参会人员向《汽车人》回忆。

  从“红旗大讨论”、“一汽怎么办”两个“讨论”激发了员工对一汽的热爱、对红旗的感情,到一汽常委会对改革方案几轮讨论确定的认真、扎实的功课,再到改革方案通过了职工代表大会的群众基础,中国一汽首当其冲的人事改革拉开改革的序幕。

  这场改革被称为“全体起立”,有8000多人要重新竞聘上岗,但给出的完成时间却只有一周。这在中国一汽历史上是罕见的,在中国汽车工业史上也很少。徐留平为什么敢这么干?按照他的说法,职责所在,使命使然,特别是红旗品牌重新崛起的重任。

  为确保人事改革整体平顺,中国一汽除成立竞聘委员会外,还成立了投诉委员会和监察委员会,员工如受到不公正待遇,立即可以向投诉委员会投诉,将立即得到回应,并且给本人反馈的同时,监察委员会监查全过程,以防止过程中可能存在的舞弊。

  “董事长做事情雷厉风行的这个劲儿,给一汽带来巨大推动作用,去年变革从酝酿开始到推进执行,时间很短。但是,现在效果已经初步呈现”,一汽某中层干部对《汽车人》说道。从管理层到一线员工精神面貌焕然一新,现在大家都在全力以赴推动工作,有点“无须扬鞭自奋蹄”的感觉。

  通过改革的顺利实施和推进,不仅是红旗获得新动能,整个中国一汽上下都深受触动。他们期望重拾共和国长子荣光,并担当起振兴自主品牌尤其是红旗品牌的重任。

  红旗初交卷

  徐留平接手中国一汽时,红旗品牌沉寂已久。而在复兴计划仅仅开始几个月后,2018年上半年,红旗实现批售9363辆、零售6945辆的成绩,分别同比增长472%和239%。其中6月总计批发3003辆,零售2700辆,创单月销量最佳纪录。此后7月、8月销量都在3000辆以上。

  需要指出的是,这是在淡季、而且是车市整体同比下滑的大势下取得的成绩,成绩来之不易。

徐留平北上这一年

  今年1月8日,红旗在空前盛大的品牌战略发布会上,展示了红旗的“新高尚”品牌理念核心。设计语言上,向未来、极简和科技感靠拢,摆脱过去老气横秋的暮气形象。

  在研发领域,构建“一部四院”研发体系和“三国五地”的全球研发布局。其中,长春是其全球研发总部,并新组建了造型设计院、新能源研发院、智能网联研发院;前瞻技术创新分院和体验感知测量研究院在北京,新能源研发院在上海,前瞻设计创新分院在德国慕尼黑,人工智能研发分院在美国硅谷。

  在全新品牌战略引导下,未来新红旗家族将包括四大系列产品:L系-新高尚红旗至尊车、S系-新高尚红旗轿跑车、 H系-新高尚红旗主流车、Q系-新高尚红旗商务出行车。在2025年前,新红旗将推出17款全新车型。

徐留平北上这一年

  新红旗将坚持“极致标准、极致要求”的理念,打造极致品质。为此,新红旗调集优势资源,建立了世界一流的质量标准和过程质量控制要求。质量是品牌美誉度的核心。红旗建立质量监控制度,管理层拥有“管理驾驶舱”,质量问题和生产问题随时可视。徐留平要求,3分钟内就必须响应客户投诉,即所谓“心服务”。

  产品有毛病不奇怪,反馈和解决问题的速度、诚意,能赢得客户。口碑就是这样起来的,同样一点也不奇怪。

  一切都是超常规速度。徐留平认为按部就班、因循守旧,红旗没戏。从人事架构到管理架构,再到质量管理、研发,他就是要用令人瞠目的速度赢得时间,赢得崛起的机会。

  在非常规战略的压迫下,红旗就用了不到1年的时间旧貌换新颜。今年北京车展,红旗发布了概念智能座舱,观众都惊呆了,这还是红旗吗?

  这款智能座舱的外观是如此的震撼,完全颠覆了以往红旗的设计,也颠覆了任何量产车的设计。乘客拥有360度环视视野,同时在IoT物联网的支持下,还能俯瞰自己的 “全生活链”——家、公司、移动出行。智能座舱设计大胆超前,意味着红旗品牌敢于打破过去的窠臼。

徐留平北上这一年

  概念性产品如此,红旗量产产品推出的节奏大大加快。在2025年之前,红旗将推出全新的17款车型,其中3款全新SUV车型:E-HS3、HS5和HS7即将在2019年推出。

  同时,红旗品牌的销售渠道也在扩张中。现在已经有78家体验中心建成开业,今年之内将有超过100家红旗体验中心落成,到2020年这个数字将变成300家。

  尽管红旗确实在变好,但业界有很多人对于红旗未来发展仍处于观望状态。什么时候会充满信心?“今年完成三万辆,明年上半年完成四万辆,尤其是让大家看到十万辆的时候,或许信心就真正扎实了。”一位行业人士表示。

  体系构建

  红旗业绩上升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9.18改革后,张丕杰从一汽-大众总经理调任中国一汽采购部部长,负责红旗采购业务。鉴于红旗成为总部直接运营的品牌,红旗是当前中国一汽的“一号任务”,而采购无疑是重要角色。

  张丕杰很快实现角色转变,他自己买了辆红旗H7代步,亲自感受了产品质量的不断进步。“别忘了我是一汽人。”他说。

徐留平北上这一年

  去年的时候,红旗的采购难做,被形容为“螺狮壳里做道场”。量这么小,供应商谁来理你,供应链怎么建设?张丕杰不讳言这个难处,红旗供应链的构建和发展规模就是悖论,非常难搞。

  初期阶段,100万以上的采购审查徐留平都要参加。“规则没建立起来,靠力气干活。”在徐留平将集团作为体系输出者角色的战略思路下,张丕杰适及时推出了电子采购信息平台。这对于一汽、对于红旗是一个巨大进步。这样一来,避免了采购方面人治且治理力不从心的窘境。

  现在依靠平台运行,所有数据都有积累,雁过留痕。技术手段保证了采购的公平和公开,也保证了廉洁和高效。这一体系正在迅速推广到整个集团。

  张丕杰颇为自信地称采购平台这一块做的比合资企业都好。同时,张丕杰还兼任一汽零部件体系三个零部件企业“三富”(富维、富奥、富晟公司)董事长。

  一汽对自己零部件体系一直没有放弃战略管控,所有这些零部件企业都被定位为“战略一致行动人”。张丕杰正在做的工作是“先做减法后做加法”,即整合利润低、前景黯淡的业务板块,“有前途”的板块则要建立自研能力。

  从长远来看,集团的采购平台可以互相通联,建立“大采购”体系。OEM商可以菜单式选择自己的供应商,Tier1供应商也可获取到链条上其他厂家信息。信息沟通的方式变化,能够节约红旗乃至全集团各品牌的成本。

  红旗初战,就小有进步,令人鼓舞,但这只是开始。徐留平思考的着眼点是业务的重构,提升运营体系的先进性和创新性。一汽“架构”改革不仅包含了人事,更包含了对架构的梳理。徐留平总结道:“总部是战略管理者、资本拥有者,更重要的是输出体系,形成文化,才能如臂使指。”

  不止红旗

  “真正爱一汽,但不能只爱红旗。”一位行业人士对《汽车人》说。将诸多精力都投注在红旗之中的徐留平,是不是别的板块都不管了?

  徐留平表示,他选择红旗作为标杆,用这个标杆牵引其他业务,解放、奔腾、合资,等等。在他看来,红旗业务不是试验田,而是要做引领者,就像一面真正的红旗一样。从这个角度来看,红旗品牌复兴阶段性成果的取得,仅仅完成了中国一汽整体改革目标中的一小步。

  尽管没有红旗这么直观,但其他业务板块也在呈现变化。“9.18的改革之后,我们尝试着站在合资公司角度理解董事长管理风格,极致、完美、速度。” 一位合资板块业务负责人对《汽车人》说。这体现在对客户的态度上,也体现在整个业务、包括对市场的反应速度中。

徐留平北上这一年

  江苏宿迁一位一汽-大众车主因为车辆出问题,却没有备件,给徐留平写信。徐留平对此非常重视,用主管营销的高管的话,“惊出一身冷汗”。主管服务的副总直接飞到宿迁跟客户沟通、迅速解决问题。然后在一汽-大众第1500万辆车下线的时候,还把那个客户全家请来跟董事长徐留平见面。通过这样的处理方式,一汽-大众在流程改善、反应速度方面实现极大提升。

  在中国一汽内部,一汽-大众无疑是优势板块。在中国市场,无论是大众品牌还是奥迪都堪称成功。但徐留平给经营层要求的是,要更加契合中国市场,更加面向90后新生的这样一些客户,要产品技术领先。

  同时,徐留平大力推导的激励约束和竞争上岗的改革,过去一年来在一汽-大众也得到充分体现。去年9月,一汽集团启动人事变革后,销售公司二级经理层面到10月底完成,整个一汽-大众销售公司新提拔上任22个年轻经理,增强了企业活力,也给年轻人更大的空间和舞台。

  “快速反应,大家已经形成工作习惯了,拖拖拉拉按原来习惯不行,现在自己都说不出口,都是马上就办,立即反应,这带给大家一种工作作风的变化。”一位一汽-大众内部人士表示。

  完善的评价机制也在形成。徐留平制订了一汽目标责任制,主要以绩效和利润为核心,使企业内部统一、机制进一步明确。以项目来评价,机制驱动,很多积极主动加班加点在合资企业自发呈现。

  改革的氛围也在向合资外方传递。中方同事工作节奏加快,也使得外方搭档,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副总经理马丁·杨感受到压力,但在他看来,这种压力带给企业的更多是正向的影响。

  “在这种压力下,一汽-大众加强了经销商的管理,市场活动上面做了很多创新,而且还优化了资源管理一个流程。”他对《汽车人》说,过去一年最大的变化是,企业更加关注现代化、更加关注业务上的创新。

  来自于捷克的马丁·杨喜欢中国,很享受一汽-大众融洽的合资文化。他和中外搭档达成一个共识:内部分歧或者意见不一致,就是一种消耗能量的一个状态。大家团结一致去合作,才能达成最高的效率,这也是合资企业实现双赢的前提。

  难题待解

  合资继续强势,红旗单独组建业务,其他自主品牌则喜忧参半。解放仍然维持市场第一的地位。2018年上半年,解放中重卡共实现销售16.9万辆,市场占有率达到21.7%,较2017年提升2%,继续领跑行业;同时,轻型车销量较去年同期增幅37%,已在行业占领一席之地。

徐留平北上这一年

  今年7月份,解放总经理胡汉杰主动请缨将今年中重卡销量目标调升至28.6万辆,市场占有率目标22%。

  解放最成功的牵引车市场,J6市占率超过30%。“解放J6,赚钱机器”的形象深入人心。J6南方版可以在车辆熄火状态下独立制冷6小时。J6领航版则实现10万公里长换油、轮毂50万公里长维护,即便比同类产品略贵,销量也最好。

  解放调升营销目标,而奔腾则调降了目标。红旗成立事业部后,自主的一汽轿车旗下有一汽奔腾和一汽马自达两个汽车品牌。自主品牌奔腾则处于下行通道。

  2018年上半年奔腾B50、奔腾B30、奔腾B70、奔腾X80等车型的销量均在下滑。过去的王牌车型奔腾X40也支撑不住了,由曾经的月销过万一路跌至几千辆。业内人士表示,奔腾业绩下滑和市场竞争“不断加剧”有关,也与奔腾战略不够清晰相关,徐留平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徐留平北上这一年

  如何解决奔腾问题,徐留平表示,10月份将发布集团战略,不但包括宏观总体规划,还包括品牌、体系和能力建设。可以预见,奔腾业务板块在今年10月之后,可能会有大的战略调整。尤其是在新形势下,奔腾品牌系列如何发展和改革,无疑会考验徐留平和他的团队。

  今年7月,一汽、东风、长安签署T3出行服务公司。三家达成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携手进入出行服务领域。国企做“新出行“业务,这也是头一遭。

  徐留平说他这一年来做的事,都可以归结两条:一条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让规则说话,而不依赖一两个重要人物;另一条是战略清晰化,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能拿出什么来做,路线图是什么样的。这就回到了他声称即将发布的“集团战略”。

  9.18改革后,中国一汽的“精气神”正在以看得见的速度改观。徐留平最为担心的不是战术层面的事,而是时间。他急需时间将一汽推向新的演进轨道。此前改革隐隐有风雷之声,理由大抵如此。对于徐留平而言,征途不过刚刚开始。

《汽车人》记者/李苗苗、张敏